黄继光连曾任连长魏学兵下沉社区为武汉战疫拼命,想想黄继光,还有啥可怕的?

  长江网讯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中,一名下沉社区的党员有一个特殊身份:中国人民解放军黄继光连曾任连长,也是新千年后黄继光连第一任连长,他叫魏学兵。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白衣战士、社区工作者、志愿者和下沉党员危险敢上,重担敢挑,为人民拼命,为国家拼命。英雄的精神在武汉这座英雄城市熠熠闪光。  从黄继光连走出来的魏学兵,曾走在国庆50周年阅兵方队中,接受党和人民检阅;曾参加大型三军联合军事演习,率连队神兵天降;即使离开军营许久,他仍以一名黄继光连战士之姿,投身疫情防控阻击战。  进入10月,武汉迎来四季度收官之战。魏学兵认真研判辖区企业报送的情况,处理相关问题,助力企业发展,让他们感受到武汉良好的营商环境。上半年战疫,下半年战汛,为武汉重振拼搏出力,是包括他在内众多武汉人2020年的共同使命和担当。  1月27日,按照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要求,武汉市东西湖区税务局取消休假,全员进入战时状态。魏学兵分在第二批。  2月26日,魏学兵前往常青花园五社区报到。  2004年6月,魏学兵卸任黄继光连连长,4年后转业,现在是东西湖区税务局税务专管员。

  黄继光连曾任连长、东西湖区税务局税务专管员魏学兵。 记者胡冬冬 摄

  长江网讯(记者胡蝶)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中,一名下沉社区的党员有一个特殊身份:中国人民解放军黄继光连曾任连长,也是新千年后黄继光连第一任连长,他叫魏学兵。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白衣战士、社区工作者、志愿者和下沉党员危险敢上,重担敢挑,为人民拼命,为国家拼命。英雄的精神在武汉这座英雄城市熠熠闪光。

  从黄继光连走出来的魏学兵,曾走在国庆50周年阅兵方队中,接受党和人民检阅;曾参加大型三军联合军事演习,率连队神兵天降;即使离开军营许久,他仍以一名黄继光连战士之姿,投身疫情防控阻击战。

  下沉社区毫不犹豫

  “黄继光连的人有这觉悟”

  10月15日,长江日报采访团记者在武汉市东西湖区税务局,见到转业后在此工作的魏学兵。他今年49岁,浓眉大眼,面庞黝黑,说话中气十足。18年的军旅生涯,将军人气质写在他的脸上,融进他的声音里。

  进入10月,武汉迎来四季度收官之战。魏学兵认真研判辖区企业报送的情况,处理相关问题,助力企业发展,让他们感受到武汉良好的营商环境。一年来,他下过社区,上过大堤。上半年战疫,下半年战汛,为武汉重振拼搏出力,是包括他在内众多武汉人2020年的共同使命和担当。

  1月27日,按照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要求,武汉市东西湖区税务局取消休假,全员进入战时状态。该局对口常青花园四社区、常青花园五社区、祁家山、恒大城、银花等5个社区,分批派出党员干部230多人次下沉战疫。魏学兵分在第二批。

  本来计划春节放假到深圳岳父家过年,他退掉去深圳的高铁票。2月25日,单位所长来电:“做好准备,你要下沉社区了。”“好,到哪个社区,什么时候去?”魏学兵没有半点犹豫。“明天开始,到常青花园五社区报到。”所长说。

  “单位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派我去哪,我就去哪,不提要求,不带牢骚,我们当过兵的人有这觉悟,尤其是黄继光连出来的人,这个觉悟是基本的,听党指挥是第一位的。”魏学兵对记者说。

  他出生在一片红色的热土——湖北省通城县,通城位于湖南、湖北、江西三省交界处,属湘鄂赣革命根据地,留有无数革命先烈和志士的足迹与故事,记录着中国共产党波澜壮阔的革命史。受到家乡红色传统耳濡目染的魏自祥,给儿子取名叫“学兵”。

  1991年,部队到村里征兵。父亲认为,当兵入伍是光荣的事,军营生活对个人成长也有好处,便让儿子去报名。20岁的魏学兵往征兵面试官跟前一站,1.76米的身高、65公斤的体重、健壮的体格,被一眼相中。没多久,他就戴着大红花,被父老乡亲敲锣打鼓送上军旅征途。

  “我从小帮父母做农活,上山砍柴,走很远的路,上坡下坡,百把斤挑回来,练就一身力气和肌肉,身体底子很好。”一入伍,他就被选进侦察连,苦练3年,再进军校学习2年,军事素质和文化素质得到双提升,1996年进入空降兵部队,2000年3月被任命为空降兵某部黄继光连连长。

  扛过枪的人穿上防护服

  “这点苦不算啥”

  魏学兵在工作中。 记者胡冬冬 摄

  2月26日,魏学兵前往常青花园五社区报到。社区安排他协助十四小区网格员的工作,张贴发热病人告知单、说服患者入院、为居民送菜送药……特殊时期,这些事做起来并不轻松。

  居民楼有7层,没有电梯,魏学兵负责3栋楼6个单元。他穿着防护服,戴上口罩和面罩,每天不停上楼下楼,寒冷天气也闷出一身汗。他扛过枪、穿过迷彩服、背过降落伞,穿防护服却是头一遭。

  “那滋味完全不一样。”他形容,“军装讲究利落,不影响行动,呼吸不受阻碍。防护服却让人产生窒息感,像被捂住了嘴巴和鼻子,不透风、不透气、不透水,汗水挥发不了,在身上流淌,脸和耳朵也被压得生疼。”“不过,和当兵流过的汗比起来,和我们连队的灵魂黄继光比起来,这点苦都不算啥。”

  在一支历史悠久的英雄连队当连长,扛着先辈英名的旗帜,是一种荣耀,更是一种压力、一种责任。

  在黄继光连的日子,每天清晨,魏学兵就带领士兵开始军事训练。空降兵在离机瞬间,必须保持一种蜷缩姿态,类似胎儿在母体内的姿势,这个动作能最大程度保护身体。不管太阳多毒辣,大家保持这个姿势,一站就是半天不动,任汗水吧嗒吧嗒往下掉。

  着陆时为了保护双脚,他们穿的是伞兵靴,靴底比普通作战靴更厚,靴帮也增加了内衬。着地动作要求双腿并拢,而未经训练的人,会本能分开双脚,这样恰恰容易崴脚。为了把标准动作练成肌肉记忆,条件反射般做出来,魏学兵和战士们一起成千上万次反复负重练习,练得脚“三肿三消,才上云霄”。不论去哪拉练,连队都带着黄继光的塑像,先烈的精神感召所有人坚强不屈。

  “那么多人为武汉拼命”

  英雄的精神生生不息

  魏学兵下沉的十四小区,一名居民确诊感染,却不愿意去医院,网格员多次电话沟通都不起作用,后来干脆不接电话。魏学兵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上门,敲开房门,苦口婆心劝道:“你去医院,国家免费给你治疗,社区派车送你。你留在家里,病情有可能变重,害的是你自己,还影响左邻右舍……”终于,病人点头同意,收拾好个人物品,坐车去了医院。

  “还有一些密切接触者,也不愿意去隔离点,要求居家隔离,我们都要上门,面对面做思想工作。”

  有的空巢老人面临生活物资用尽,又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网上团购,每天吃的药也快续不上了,急得不知如何才好。“当我把物资和药品送到老人手里时,他们感动的样子,我特别难忘。”魏学兵说,“我年轻,给老人做点事是应该的,当年黄继光在连队里,也是有事抢着上。”

  面对疫情,魏学兵不是没有过恐惧,“说不怕是假的”,但当他懂得做好防护就不会感染以后,就不怕了。20年前,他战胜过更大的心理恐惧。

  在黄继光连带新兵,他被小战士“抱过大腿”:第一次跳伞,舱门打开,800米高空,新兵吓得转身抱住连长的腿不敢跳。魏学兵想起自己第一次跳伞,他在一群人中个子最高,需要第一个跳,站在舱门口,看着地面,他倒吸一口气,“我的天,好高,好吓人”,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豁出去,“黄继光连枪眼都敢堵,我只要做好动作要领就不会有事,怕啥”……

  并不是第一次跳成功了就不害怕了,到了第三次跳,恐惧感会变得更强烈:恐高、失重、害怕着陆那一瞬间……但是没有退路,只能跳,就像英雄一样奋不顾身……第三次是个坎,魏学兵迈过去了,从此战胜心魔,越跳越自如。

  2001年,黄继光连受命参加三军联合军事演习。作为连长,他第一个跳伞,率队圆满完成任务。

  2004年6月,魏学兵卸任黄继光连连长,4年后转业,现在是东西湖区税务局税务专管员。回想战疫时光,他说:“黄继光精神影响的远远不止黄继光连的战士,不止军人群体。那么多医护人员、志愿者、社区工作者和下沉党员,都像英雄一样不怕牺牲,敢于拼命。他们有的,是和黄继光一样的精神。这么多人学英雄精神,走英雄道路,做英雄传人。英雄的精神生生不息!”

  【编辑:丁翾】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