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万元的武汉面塑,订单为何排到两年后?

  长江网9月12日讯当前,武汉面塑大师刘洁的订单已排到了两年后,相对于排满的订单,刘洁认为,与武汉工艺大师组团参加11日在广州举办的第三届粤港澳大湾区工艺美术博览会更为重要,“如此高水平的行业展会,武汉工艺美术人不应缺席,特别是近年来我国工艺美术正处在快速发展期,需要加强与外界的交流合作。”面对手上满满的订单,刘洁道出发展的苦恼,一套作品少则两三个月,多则需要数年,全凭着自己一双手,能交付的产品极为有限。  38岁的刘洁已接触面塑20年,从北京国际饭店的美工成长为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刘洁凭着对面塑的“一见钟情”,不懈钻研,遍寻名师,终于自成一家,成为南北兼蓄的“汉派”面塑杰出代表。“捏出来的四大天王代表着‘风调雨顺’,疫情后订单暴增。”刘洁指着展出的一套“四大天王”面塑说,这一套的价格是19.8万元,而且供不应求,新下订单要到两年以后。  武汉市经济和信息化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武汉已将工艺美术重振发展作为重点,此次组织武汉工艺美术企业、工艺美术大师到广东参展,加强与全国工艺美术产业的交流互动,就是在为武汉工艺美术产业蹚路。
  长江网9月12日讯当前,武汉面塑大师刘洁的订单已排到了两年后,相对于排满的订单,刘洁认为,与武汉工艺大师组团参加11日在广州举办的第三届粤港澳大湾区工艺美术博览会更为重要,“如此高水平的行业展会,武汉工艺美术人不应缺席,特别是近年来我国工艺美术正处在快速发展期,需要加强与外界的交流合作。”面对手上满满的订单,刘洁道出发展的苦恼,一套作品少则两三个月,多则需要数年,全凭着自己一双手,能交付的产品极为有限。
  面塑大师刘洁参展的西楚霸王项羽。
  38岁的刘洁已接触面塑20年,从北京国际饭店的美工成长为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刘洁凭着对面塑的“一见钟情”,不懈钻研,遍寻名师,终于自成一家,成为南北兼蓄的“汉派”面塑杰出代表。“捏出来的四大天王代表着‘风调雨顺’,疫情后订单暴增。”刘洁指着展出的一套“四大天王”面塑说,这一套的价格是19.8万元,而且供不应求,新下订单要到两年以后。
  剪纸大师胡平参展的作品。
  刘洁创作的主题人物多取材中国传统文化,记者看到展会现场摆放的独占鳌头、四大天王等面塑,制作十分精细,从人物表情到服饰的每一个细节精心刻画,刘洁面塑所用的颜色也格外大胆,艳丽而不失稳重,创作出的人物,传神写意,惟妙惟肖,也深得超写实派著名画家冷军的喜爱,刘洁说:“冷老师是第一个把我展架搬空的人。”
  多年来,刘洁带过数十位弟子,但是成气候的少之又少,“需要有专业基础,有悟性,肯钻研,能吃苦”。人才缺乏也让刘洁的面塑难以形成规模化产业,对于“开门立宗,发扬光大”更是困难。
  木雕船模大师龙勇参展作品龙舟。
  武汉的工艺美术曾是出口赚外汇的“大户”,新中国成立后,一批传统手工艺匠人凭借卓绝的手艺,创作的龙船模型、汉绣、木雕、铜雕等工艺美术产品远销海外,“有着用‘小船’换回‘大船’”的说法。龙勇是家族祖传木雕船模的第五代传承人,改革开放前,他父辈制作的木雕船模就可以卖到500美金,当时国家用这些外汇换回了发展急需要的重要装备。
  龙勇带来参展的是一条美轮美奂的木雕龙船模型。记者看到,这条船上的阁楼木门仅约一厘米宽,可以开关自如,令人称奇。“这是价格相对较低的一条木雕船模,至少10万元。”龙勇算了笔账,不算材料成本,单是人工,这条约一米长的船花费了他和父亲4个多月的时间,是全手工精雕而成,这个价格只相当于成本价。“每条船都是独一无二的手工打造,这是木雕船模的灵魂所在,也是制约做大产业的瓶颈所在。”
  汉绣大师王子怡带来的参展作品楚凤。
  龙勇的父亲龙从发,是国家级木雕船模工艺美术大师,先后也带过20多位徒弟,但都先后离开,龙勇说,木雕船模不存在传内不传外,开门收徒。只是这门手艺太难,三五年才能算入门,一直是希望有更多人来传承。
  展会上,刘比建、尹凯、刘洁、龙勇、安力、方俊、胡平、王子怡、肖兰、姜国成、任炜、朱明、沈松柏、沈邦汉等20多位武汉重量级工艺美术的大师们带来的作品堪称武汉的城市瑰宝,惊艳全场。
  记者发现现场展出的楚漆汉绣、汉雕剪纸等众多精品,无一不是源于厚重的“楚文化”,现场一位广东籍客商看到刘比建展出的“九头鸟·鼓”后,为其华美的漆饰打动,当场出价好几十万元。
  “汉绣的生命力在于面向时代,走针技法可以各有所长,但是根在楚文化。”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王子怡展出代表作《楚天神鸟》系列,穿针引线之间,赋予“楚凤”别样的灵动。“创作是对楚文化的再现与发扬,让现代人感受到楚文化美的张力。”湖北省工艺美术大师安力展出的“鹿角立鹤”作品,楚韵十足,铜雕的立鹤展翅欲飞。
  前不久发布的《中国工艺美术产业白皮书(2020)》指出,我国工艺美术产业的发展仍是稳中向好,工艺美术企业综合发展能力进一步提升,截至2019年年底,全国工艺美术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共计4870个,累计完成营业收入8275.4亿元,利润总额404.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8%。
  “武汉的工艺美术曾是全国的‘一块牌’,发展工艺美术产业有着深厚基础,但是同时也有不得不去突破的瓶颈。”武汉工艺美术协会会长李文胜说,近年来,国内市场对工艺美术作品的消费能力逐渐增强,武汉工艺美术作品也在全国“叫得响”,业内有着较高认可度,但是当前仍是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一批工艺美术人才在担当主力,新涌现出来的人才不多,这难以支撑产业快速发展。
  他说,武汉工艺美术要从作品到大批量的产品,形成聚集性工艺美术产业,需要更大力度吸引优秀人才、资本进入工艺美术领域,更大力度打造具备交易属性的产业聚集区,加大以楚文化为特色的武汉工艺美术产业的宣传推广,形成良好的工艺美术发展生态,当然,这些也是协会近年来努力的方向。
  近年来,国务院出台了《传统工艺振兴计划》,坚持保护和发展并举的工作思路,着力推进工艺美术走特色化、集群化、品牌化、产业化发展道路,全面促进工艺美术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石”,广东、福建等沿海地区凭借着出口导向、区位优势和灵活的市场机制,工业美术产业发展迅猛,多年来,广东省工艺美术产值一直占到全国四分之一强,截至2019年底,全省工艺美术主营业务收入超过2000亿元,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东莞、肇庆、江门和惠州等地工艺美术产业已经形成20多个专业市场和产业集群。
  武汉市经济和信息化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武汉已将工艺美术重振发展作为重点,此次组织武汉工艺美术企业、工艺美术大师到广东参展,加强与全国工艺美术产业的交流互动,就是在为武汉工艺美术产业蹚路。同时,也正在谋划一系列助推武汉工艺美术高质量发展的政策,“正迎来风口的武汉工艺美术,定会成为城市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成为发扬‘楚文化’的主力军”。(记者贺亮 通讯员武经宣 张莉)
  【编辑:邓腊秀】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