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战斗在基层》,青山区白玉山街火官社区有一支“军人突击队”

  青山区白玉山街火官社区紧邻武钢自备电厂,是一个村民、居民混居的城郊结合型社区。连日来,市工商联机关第二党支部的赵丹、吴蔚、尹长先、万伟剑等4名退役军人下沉社区后,组成“军人突击队”,扎牢防疫阵地、热心服务居民,实现了2月15日后社区无一例新增“四类人员”的战果,被社区干部群众一致称赞。在路口值守的吴蔚问清情况后,立即协调有通行证的爱心车辆,及时将老人送到武钢二医院就诊,她的家人连声感谢:“你们真是群众的贴心人。”
  长江网3月6日讯“社区来了一支‘军人突击队’,他们的红背心上还写着‘是党派我来为您服务的’,我们感到很温暖,很安全。”
  青山区白玉山街火官社区紧邻武钢自备电厂,是一个村民、居民混居的城郊结合型社区。连日来,市工商联机关第二党支部的赵丹、吴蔚、尹长先、万伟剑等4名退役军人下沉社区后,组成“军人突击队”,扎牢防疫阵地、热心服务居民,实现了2月15日后社区无一例新增“四类人员”的战果,被社区干部群众一致称赞。
  “军人突击队”红背心上的“是党派我来为您服务的”,让居民群众感到很温暖 市工商联 供图
  赵丹告诉记者,该社区现有居民500多户1300多人,“党员干部下沉社区的首要任务是值守路口,做好出入居民的管控工作。当兵时站岗,战疫情继续站岗,我们是疫情一线的‘前沿哨兵’”。火官社区有很多出入口,封控压力非常大。赵丹等人和社区干部一起研究,确定由4位党员干部值守,并将警惕性提高到“最高级别”,对任何可疑现象都绝不放过。一次值守中,一个骑电动车的村民在回答为什么外出时,竟然说“要出去洗澡”。赵丹立即警觉起来,他让一同值守的万伟剑控制这位村民,不让他离开社区,并马上打电话向社区干部反映情况,证实了这名村民属于精神异常者。经过反复劝说,终于把他劝回家。“后来我们把社区内的几名精神异常者列入重点防控对象,对他们的日常动向严密观察,发现异常提前处理。现在非特殊情况已经实现了人员‘零出入’。”赵丹说。
  “军人突击队”成员吴蔚(左一)和下沉党员一起为居民测体温 市工商联 供图
  从下沉社区的第一天起,4位党员就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军人子弟兵优良传统铭记心中,居民群众“封”在家中生活不便,他们一方面积极帮助居民团购生活必需品、送菜送药,另一方面千方百计解决好群众的实际困难。2月29日下午,宋小运老人不小心摔倒,右肩可能骨折,家人非常着急,想送老人去医院。在路口值守的吴蔚问清情况后,立即协调有通行证的爱心车辆,及时将老人送到武钢二医院就诊,她的家人连声感谢:“你们真是群众的贴心人。”(记者黄征 通讯员盛寒枝 张蕾)
  【编辑:陈冀滨 张靖】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