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舱医院保洁员录制“视频信”:妈妈穿着太空服在打怪兽

  长江网3月7日讯 3月7日是环卫突击队员张汉乔在沌口方舱医院做保洁的第18天。上中班前,她和6岁的儿子视频聊天,儿子想妈妈了,哭个不停,于是她给儿子录制了一封“视频信”,安抚孩子的思念之情。  “儿子别哭,妈妈在一艘叫方舱的大船里打怪兽。”张汉乔在视频中对儿子说:“这次的病毒十分狡猾,我们还需要一点时间。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现在怪兽一天天在变少,过不了多久,妈妈就能回家陪你了。”  张汉乔说,她和儿子从未分开过这么久,当初拖着行李走的时候,6岁的儿子哭了好久,不让她走。张汉乔说,现在她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她可以早点和儿子见面。

  长江网3月7日讯(记者陶常宁 通讯员肖莉)3月7日是环卫突击队员张汉乔在沌口方舱医院做保洁的第18天。上中班前,她和6岁的儿子视频聊天,儿子想妈妈了,哭个不停,于是她给儿子录制了一封“视频信”,安抚孩子的思念之情。

  “儿子别哭,妈妈在一艘叫方舱的大船里打怪兽。”张汉乔在视频中对儿子说:“这次的病毒十分狡猾,我们还需要一点时间。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现在怪兽一天天在变少,过不了多久,妈妈就能回家陪你了。”

  张汉乔说,她和儿子从未分开过这么久,当初拖着行李走的时候,6岁的儿子哭了好久,不让她走。最后,她跟儿子说,狗熊岭的动物生病了,那里有很多病毒怪兽,“光头强”打电话给妈妈,希望妈妈能过去帮忙打怪兽。儿子这才同意放她走,还说要她回来的时候找熊大和熊二要点蜂蜜,看看是不是有那么好喝,这些话听起来让人很心疼。“儿子年纪小,很感性,每天都得抽空和他聊聊天,让他感受到妈妈的爱。”张汉乔说。

  “最大的困难就是穿上防护装备的痛苦,又闷又热,很难熬,尤其是前几天的天气很热,我里面只穿了一件短袖,稍微动一下,全身都汗湿了,有时候都能感觉到汗水在防护服里滑动,就这样反反复复湿了干,干了又湿。”她说。

  张汉乔在沌口方舱医院保洁 通讯员肖莉 供图

  有一次,她给病人送晚餐,推着餐车上一个小坡。她的口罩全部汗湿了,贴住鼻子和嘴巴,她边跑边大口吸气。“突然感觉整个口罩把我的鼻子和嘴巴紧紧贴住,吐了几口气都没松开。那一刻,我感觉整个大脑缺氧,人都快窒息了。”张汉乔憋着最后一点气,把餐车拉到平地,赶紧跑到没人的地方拉下了护目镜,拉开口罩,拼命呼吸。

  “当时一下子没忍住,我就哭了,心想要是再晚个两三秒大概就晕倒了吧。”张汉乔说,现在她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她可以早点和儿子见面。

  【编辑:付豪 黄亚婷】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