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友流泪表达感谢,援鄂方舱医院“汪拐子”3次落泪

每当身材娇小的汪玉枝走进方舱医院,C病区的病友无论男女老少都这么跟她打招呼。这个名字被病友看见了,一位大叔说:“你是老大?那在武汉就应该叫你拐子咧!”从此,“汪拐子”的称呼在病友间流行开来。  “汪拐子”来自婺源县中医院外二科,2月4日随江西第二批援鄂护理医疗队抵汉并入驻武昌方舱医院。3月5日,江西第二批援鄂护理医疗队荣获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回顾过去30多个日日夜夜,有3个瞬间曾令这位“拐子”感动流泪。  2月23日凌晨1时左右,汪玉枝从噩梦中惊醒。

  长江网3月7日讯(记者张琳)“拐子好,汪拐子来了!”每当身材娇小的汪玉枝走进方舱医院,C病区的病友无论男女老少都这么跟她打招呼。

  “汪老大”在工作中 受访者供图

  明明是女子,怎么被人叫拐子?原来,汪玉枝是护理队2组护士长,年纪比其他队员稍大,在防护服外面写名字时,小妹妹们总爱在汪玉枝的背后写上“汪老大”3个字。这个名字被病友看见了,一位大叔说:“你是老大?那在武汉就应该叫你拐子咧!”从此,“汪拐子”的称呼在病友间流行开来。

  “汪拐子”来自婺源县中医院外二科,2月4日随江西第二批援鄂护理医疗队抵汉并入驻武昌方舱医院。3月5日,江西第二批援鄂护理医疗队荣获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回顾过去30多个日日夜夜,有3个瞬间曾令这位“拐子”感动流泪。

  第一个瞬间:剪去长发成“汉子”

  剪去长发成“汉子” 受访者供图

  汪玉枝清楚地记得,当知道她即将出征武汉,许多以前的同学和朋友除了送上关心和问候,还不遗余力地帮助她筹集紧缺的医疗物资。一位远在美国的同学,辗转寄来了N95口罩;另一位在深圳创业的同学,送来了300件隔离衣。这些关心和支持令她感激不尽。

  抵汉后,医疗队马上接受了严格的院感培训。在培训中,大家认识到留长发会增加感染风险,队里的许多姑娘们毅然剪去了披肩长发。“来时是姑娘,回时是汉子!”姐妹们彼此调侃着,笑中带泪。突然间,大家都发现自己比想像中要坚强。

  第二个瞬间:为病人过生日

  与病友在舱内合影 受访者供图

  “祝大家生日快乐,早日康复,平安回家!”2月17日,一场温馨的集体生日会温暖了武昌方舱医院C区14位患者的心。这场生日会由江西援鄂医疗护理团队筹划,为了让患者感受到家的温暖,他们悄悄统计了2月生日的患者,并精心准备好生日蛋糕,委托送餐酒店在2月17日中午送至方舱医院,与14名患者共同庆生。

  “生日会是我们唐队长她们几个策划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我一直在帮忙布置会场,但在开始时我都不知道要干什么。”汪玉枝说。等到生日会开始,听到唐队长在哽咽着说“一个个小姑娘带着父母的牵挂来到武汉,来帮助武汉的同胞战胜病魔……”汪玉枝再也顾不得会不会增加暴露风险,任热泪流进口罩。病人们也忍不住感动,就连一些男病友也在擦拭眼睛。

  “生日会后,很多病友流着泪对我们表达了感激之情。在那一刻,我能感受到他们的感恩和关爱。”汪玉枝说。

  第三个瞬间:噩梦都是反的

  2月23日凌晨1时左右,汪玉枝从噩梦中惊醒。在梦中,她梦见自己因为感染被隔离了。“是梦,是梦,不是真的。”她不停安慰自己,久久不能入睡。第二天早上醒来,她就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梦?其实在这段时间的淡然和镇定下,潜意识里还是害怕死亡,害怕不能陪伴母亲、爱人和兄弟姐妹,害怕看不到儿子学业有成,成家立业……汪玉枝偷偷把这个梦说给几个好姐妹,许多人都有过相同或类似的感受,大家相互安慰。其中一位小妹妹说:“不要怕,梦都是反的,我们都会平平安安回家的。”听到这句话,汪玉枝流泪了。她与姐妹们相拥立下誓言,“我们一定同战同归!”

  【编辑:周茜 符樱】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