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住进安置点后,联系上了15年没见面的儿子! 这场“囧途奇缘”究竟是不是巧合?

6日上午11时许,在江夏乌龙泉的安置点里,52岁的枣阳人周新(化名)透过民警的手机,见到了视频另一端15年未见的儿子,掩面抽泣。 15年未见的父子俩人在民警的视频电话中见上了面。  多年在外务工漂泊的周新寻找工友来到江夏,因为疫情滞留在汉。他没想到,这样一次囧途,会令他结束多年的漂泊,找到生活的目标。  疫情发生后,在老家枣阳打工的周新手头没活干了。  民警在得知周新情况后,立即查询核实周新的身份及住址信息,并与枣阳当地警方取得联系,并最终找到了周新的家人。  父子俩一起感谢让亲人重逢的民警恩人们。
  长江网3月6日讯(记者戴旻阳 通讯员李鹏程)“哎哟!你长高了,长大了!” 6日上午11时许,在江夏乌龙泉的安置点里,52岁的枣阳人周新(化名)透过民警的手机,见到了视频另一端15年未见的儿子,掩面抽泣。
 15年未见的父子俩人在民警的视频电话中见上了面。通讯员李鹏程 供图
  多年在外务工漂泊的周新寻找工友来到江夏,因为疫情滞留在汉。他没想到,这样一次囧途,会令他结束多年的漂泊,找到生活的目标。
  身上还剩1块钱,准备走路回枣阳
  “实在不行只能试试看,能不能走回枣阳了……”3月3日早上来到江夏时,周新掏出兜里的最后1块钱想着。
  疫情发生后,在老家枣阳打工的周新手头没活干了。闲在出租房内的他突然想起,可以去找之前在广东打工时遇见的湖北老乡老刘。
  老刘是江夏人,周新想去那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活干。
  周新遇见老刘已经是两年多以前的事了。15年前,周新便因为和家里有矛盾离开家中,四处在工地上帮工为生。除了前两年去广东东莞干了半年,以及曾在蔡甸干过几个月,其余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待在枣阳,哪里有活就去哪里干。
  另外,周新只知道老刘姓刘,并不知道全名,离开广东后也只和老刘通过一次电话,电话中老刘告诉周新如果没活干可以到江夏找他。
  想着找到老刘应该不难,周新揣上300块钱,踏上了寻找工友的路。
  来到江夏后周新傻眼了——虽然早就知道疫情的他,没料到交通管制这么严。一路上买吃喝钱已见底,随身带的两件衣服也不知道在哪里挂破了。更重要的是,手机不见了。
  这下不仅老刘找不到,周新自己也被困在了武汉。虽然管得很严,但周新还是准备往枣阳走着试试看,因为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
  有吃有住还找到了15年未见的儿子
  “您好,您是遇到了什么情况,需要帮助吗?”才下定决心的周新被人打断了思路,说话的人是巡逻中的乌龙泉派出所民警。
  外出时只背了一个包,遇见民警时,周新的包里装着两件破衣服、牙膏牙刷和毛巾,没有吃的也没有身份证明。他被民警带到了派出所。了解一路的遭遇、进行消毒和身体检查,一顿忙活下来已是中午。
  在乌龙泉派出所里,周新吃到了荤素搭配的饭菜,很香。
  通过联系街道工作人员,饭后民警将周新作为滞留在汉的外地人送到安置点入住。一天三餐都有人送到房间里来,环境比自己的出租房好。在这里,周新每次都要双手接过工作人员送来的饭。更让他感动的是,每天都会有派出所民警到住地来看他,给他带来吃喝,还要陪他聊会天。
  3月6日10点多,民警又来看他了。民警告诉周新儿子想跟他视频通话,问他是否愿意。
  视频接通,周新看着画面中的小伙子愣了半晌,拿手捂住了口罩……这就是自己十五年未见的儿子。十五年前,自己因与家中有矛盾离家四处打工漂泊,期间多次通过老家亲戚询问儿子的情况未果。
  他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疫情结束带着儿子回来感谢武汉恩人
  这一切不是巧合。
  民警在得知周新情况后,立即查询核实周新的身份及住址信息,并与枣阳当地警方取得联系,并最终找到了周新的家人。
  周新的儿子小周(化名)得知父亲的行踪后,26岁的小伙从深圳的工作地打电话到乌龙泉派出所,请民警帮忙,让自己和多年未见的父亲在视频中见个面。
  “儿子要我回家,说他来养我!”回忆起视频中的片段,周新颤声说道。这段阔别了15年的视频通话持续了20分钟左右,视频中,小周给父亲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住址。
  视频通话结束后,周新想了一下午,做了个决定——“等疫情结束了,我会继续在武汉待两个月左右时间,打工挣钱。”他告诉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等凑够了去深圳的路费和买手机的钱,他就出发去深圳找儿子,然后带着儿子一起回到武汉。
  父子俩一起感谢让亲人重逢的民警恩人们。
  【编辑:陈学忠 刘航】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