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排骨汤里窝了五个荷包蛋,执勤20多天回家,他蹲在家门口喝完母亲这碗汤

长江日报-长江网2月9日讯 上班地点离家仅仅1公里,好不容易回一趟家,妈妈做了一大桌菜,可他却不敢上桌,只蹲在一旁吃。2月8日晚,武汉蔡甸区一位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普通民警发的朋友圈,让人泪目。这位民警名叫余鹏,35岁,陆航部队正营转业。1月17日,余鹏和母亲、妹妹提前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年饭。尽管余鹏的执勤点距离新农街田湾家中不过1公里,但截至2月8日,他已20多天没回过母亲家。这一天从凌晨转钟到上午8时,余鹏带队执勤,检查出入人员体温,查验车辆100多辆,一夜没合眼。

长江日报-长江网2月9日讯(记者尹勤兵 通讯员高雷)上班地点离家仅仅1公里,好不容易回一趟家,妈妈做了一大桌菜,可他却不敢上桌,只蹲在一旁吃。2月8日晚,武汉蔡甸区一位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普通民警发的朋友圈,让人泪目。

军转民警,犹如陀螺

这位民警名叫余鹏,35岁,陆航部队正营(军龄14年)转业。2018年1月参警,在蔡甸区大集街派出所做治安警,虽从警时间不长,却因做事踏实认真,深受群众认可。

1月23日,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为配合出城管控,余鹏负责值守四环线和南湾湖大桥,除了每天劝返大量车辆外,他和同事还要服务辖区一家大型养老社区,帮老人买药,传递亲属送来的生活用品。

余鹏执勤中 通讯员高雷 供图

送别妻女,一心执勤

“作为警察,我已经习惯了春节期间加班……”余鹏说,为了让他安心,早在年前疫情爆发前,妻子就和7岁的女儿回了东北娘家,而他也索性住进了所里宿舍,一心一意执勤。

1月17日,余鹏和母亲、妹妹提前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年饭。尽管余鹏的执勤点距离新农街田湾家中不过1公里,但截至2月8日,他已20多天没回过母亲家。

“除太忙外,主要是疫情严峻,我们每天要接触大量不同的人,怕把病毒带给家人……”余鹏说,站里民辅警除非有特别情况,大家都是有家不敢回。实在想家了,就打个电话,或者视频一下。

正值春节加疫情,很多餐馆没开门。妻子不在身边,余鹏每天早餐都用泡面对付,中午晚上在所里吃盒饭。

2月6日晚7时,余鹏执勤时协助救助一名骨折伤员 通讯员高雷 供图

20多天后,久违的家宴

2月8日傍晚7时,值了一晚夜班的余鹏中午补觉起床后,突然想起很久没吃母亲做的饭菜。

这一天从凌晨转钟到上午8时,余鹏带队执勤,检查出入人员体温,查验车辆100多辆,一夜没合眼。

“老娘说,家里菜地种的蔬菜卖不出去,我说干脆别卖了,正好我们所里的食堂也需要……”除了回家拿菜外,余鹏还想取存在家里的换洗警服。

一到熟悉的家门口,母亲急切地迎上来,余鹏退了好几步,把母亲吓了一跳。他一边给自己喷酒精消毒,一边叮嘱母亲和妹妹“不要离我太近”。

听说儿子要回家吃饭,63岁的母亲早已做好一大桌菜,还蒸了一大碟余鹏喜欢吃的腊香肠。看见儿子瘦了,母亲煮了一锅猪肘,又热了一大碗排骨汤,并特意在里面加了5个荷包蛋。

尴尬:不敢上桌

满桌可口的饭菜,很快热气腾腾地端上来。

面对母亲的几次催促,儿子死活不肯坐上桌,要求独自蹲在门口吃,“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感染上病毒,这样保险一点……”不仅如此,余鹏还坚持要求母亲把已盛满汤的瓷碗,更换成一次性纸碗。尽管母亲连声说没事,不嫌他“脏”,可余鹏说怕交叉感染。

一桌家宴,三个人分成两处,在母亲的注视下,余鹏蹲在门口屋檐下埋头扒饭……

这顿忙里偷闲的晚饭,余鹏狼吞虎咽,10分钟不到就吃完了。余鹏私下说,他很矛盾:“其实我真的很想多待一会……”

“注意安全!”红菜苔、水萝卜、鲜嫩的豌豆尖……当晚没有片刻停留,互道平安后,余鹏背着母亲早已备好的一大袋蔬菜,小心翼翼接过自己的生活用品,又返回到岗位上。

在朋友圈里,他这样写道:“我们不能倒下,我们是他们的脊梁。身上的责任让我们真切感受到了对自己生命和民族精神的敬畏……”

母亲给余鹏准备好带回单位的一大堆青菜 通讯员高雷 供图

【编辑:付豪 黄亚婷】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