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山工地的武汉班长:工友确诊我隔离,不后悔接活

先是在火神山医院,每天十几个小时地干,只能睡六个小时。建火神山医院时,公司作为参建企业,配合中建三局工作。我家是马鞍村的,火神山医院离我家不到2公里。妹妹和老婆也被我叫来帮忙2月2日,火神山医院正式交接使用了。火神山医院有5个区,500多个房间,每个房间三个门。隔板很多,但是这次工作难度不算大,2月18日,方舱医院就正式交付。之前给火神山医院搭建雨棚,我手下的一位工人被确诊了新冠肺炎,方舱医院交付的第二天,我就被隔离了。但是我并不后悔接了火神山和方舱医院的活儿,毕竟我是武汉人嘛,哪个不想让疫情早点过去。

“妹妹,人手不够,你能不能过来帮忙,要来的话得做好最坏的打算。”我打电话时,是2月4日晚上7点,火神山医院还有些收尾工程要做。我的妹妹是高中美术老师,说的时候,她有点怕,但过了5分钟,妹妹打来电话,说自己已经骑着电瓶车,往火神山医院赶了。

我叫胡俊,今年刚满30,是武汉誉恒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一个班长。从1月27日那天起,我就没闲着。先是在火神山医院,每天十几个小时地干,只能睡六个小时。

2月4日,我的老婆和妹妹,也来到火神山医院的工地帮忙。交付前两天,我连续上了一天两夜的班,把我累得回家睡了8个小时,才缓过劲回去接着干活。

2月9日,我又去了蔡甸区大集健康谷方舱医院工地。

现在,按照规定,我正在被隔离。虽然有些累,隔离了也有点担心,但我不后悔接这活儿,这里就是我的家乡,我要出一份力。

工人齐喊号子“场面很震撼”

武汉誉恒公司,是蔡甸区本地建筑公司。建火神山医院时,公司作为参建企业,配合中建三局工作。

1月26日晚,我在家刷朋友圈,看到公司领导发了一个通知,火神山医院需要人。当时说真的,有些热血沸腾。我家是马鞍村的,火神山医院离我家不到2公里。还没跟家里商量,我就跟领导讲,我也去。

说干就干。

这次工程量大,时间紧,但人不好找。我就一边干,一边托朋友去找人。还别说,这帮朋友还够意思,有一天,他们能带一百把人到工地。我就按比例,给每个部门配人,一个部门二三十人。

我们的工作不复杂,铺防水层,运钢筋、板材和配合中建三局安装隔间。真正困难是抢时间。

我的主要工作,是给他们做示范和指挥现场。工地吵得很,我就拿着喇叭大声吼:钢筋要这样捆,砖不能那样铺,哎我做给你看……几个小时下来,我的嗓子都干了,甚至有几天都不敢大声说话。

工人干力气活,两班倒。我是班长主要负责指挥,缺点是不能准时下班。12个小时连着上很正常,回去休息六个小时,就得回来安排交接工作。

到了1月31日,离2月2日只剩下两天了。

下午五点过,我来到工地,来装病房隔板。我们把隔板放到指定位置,根据部位不同挨个编号,方便中建三局的工人安装。当晚,我们连夜集中所有人,先把板材运到楼下堆起,给第二天的工作做准备。

第二天就开始搬运隔板、编号。我也顾不得下班了,接着指挥呗。有的工人搬板材人手不够,轻的我就搭把手,重的就联合吊车一起装卸。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好像我就没感觉到累。

也有觉得困的时候,就跑到外面抽一根烟。看到头上无人机飞来飞去的在直播,也不敢多抽。丢了烟头,又回到工地。可能是天冷,有工人起头,“一二三”喊起了号子。刚开始,人少声音小。后来,人多声音大,那场面很震撼。置身这种环境,哪还想着困不困,上阵接着干活。

到了第三天,上午10点钟,我们负责的五号楼只剩天花板没装了。但我真的扛不住了,于是就跑回家,睡到下午4点钟,被一阵电话叫起来。然后我又回到工地,接着把剩下的工作干完。

妹妹和老婆也被我叫来帮忙

2月2日,火神山医院正式交接使用了。但是有些后续工作还需要完成。比如房间内的钥匙要分好,医院要清扫,还要把多余的钢筋隔板运出去。

但是那个时候因为医院已经有病人进来,不少工人有些担心安全,我们班也只剩20来号人,人手已经不够了。特别是医院各个门的钥匙,分配起来很麻烦。

我想着女孩心思要细点,我老婆和妹妹说了,就问她们愿不愿意过来帮忙。

平时她们都挺支持我工作的,还经常鼓励我。这时候虽然会有点担心,但是她们也都说想要尽自己的一份力。我们家离火神山很近,打完电话不到10分钟,她们就到了。

交代完工作后,第二天她们就正式上班。

火神山医院有5个区,500多个房间,每个房间三个门。一千多把钥匙,我的老婆妹妹和两个工人一起来,把这些钥匙按照编号分好。

分这些钥匙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一把把钥匙去试。一千多把钥匙,她们要随时带着,然后每层楼挨个去试。干了整整一天以后,她们终于把每个房间的钥匙分好。

最后妹妹告诉我,她的手都已经几乎快没有了知觉。分完钥匙以后她们还继续做这边的清洁,从2月3号到7号,她们总共在这里呆了5天。

我的妹妹是个高中美术老师,平时我真没想到她能吃下这种苦。

有部分工人说“不要工资”

虽然我的班只有50个人,但是班里的工人不停在换,这十来天我手下的工人来来回回,也差不多见了上千号人了。大家平时干活劲儿也很足,但是有一批工人我印象特别深。

在2月3号的时候,我们有一大批隔板要送过来安装。我也拜托手下的工人,有熟悉的人也帮忙介绍过来。这时候一个工人拉了20多个人过来。

那天的任务特别重,几十辆卡车摆在路边,搬完一辆的隔板,下一辆继续进来。一辆车上有上百块隔板,两个人一组,先把隔板从车上卸下来,再搬到病房内拼装,就像搬家一样。看着就累。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特别猛,就跟打了鸡血一样。中午开始做起,从白班就开始搬,一直搬到晚上,然后晚班来交接的时候,他们还接着搬。

到了4号凌晨6点钟的时候,我们终于把隔板搬完了。

结束后,一起照了集体照,然后准备给他们结算一天下来的工资。工地很累,但是工资还可以,每天一个工人差不多有1000元。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有一部分工人说不要工资,“我们只是过来帮忙的,尽武汉人的一份力,要工资干啥。”

我一听有点愣,他们领头的人还是觉得应该要,毕竟他要对自己的工人负责。说着说着竟然还和工人吵起来了。

但我肯定不能让他们白干。所以就跟他们说,签收工资也是对他们的一个保障,万一他们中有人因此感染新冠肺炎,有了记录,也方便我们公司给他们联系医院治病。

反复说了之后,他们终于签字收下工资,这时候天还没亮。

做完方舱医院后我被隔离了

到了2月7号,火神山医院的所有收尾工作终于完成,和老婆妹妹一起回家后,那天我睡了8个小时,这段时间来睡得最久的一天。

接下来,我们公司又接到了援建蔡甸区方舱医院的任务,我又继续准备,第二天开工。

我们区的方舱医院在长江传媒知音谷实践培训基地,房子都是现成的,只需要内部改造就好,工作量比火神山医院轻松多了,每天可以按时下班。

方舱医院的规划床位是一千张。说实话,我们区的方舱医院还是很不错的,一个隔间里只有两个床位。每个床位还有床头柜,上面还有充电口。

隔板很多,但是这次工作难度不算大,2月18日,方舱医院就正式交付。所有活干完以后,我倒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

本来准备继续待命的我,可能要休息一段时间了。之前给火神山医院搭建雨棚,我手下的一位工人被确诊了新冠肺炎,方舱医院交付的第二天,我就被隔离了。

隔离的这段时间,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我还有个两岁的小孩,万一我被确诊,一家人都有被感染的危险。

但是我并不后悔接了火神山和方舱医院的活儿,毕竟我是武汉人嘛,哪个不想让疫情早点过去。

11天过去了,现在我的身体完全没问题。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