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心理咨询师抱抱我,可不可以?这群咨询师互换角色扮演来访者

咨询师蒋学松眼眶红了,另一名咨询师孟雄伟抱住了他,轻声安抚着。  小蒋数度流泪,动情地说:“拥抱激发了我内心对父亲的感受,真的就像抱着我的父亲。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情绪,咨询师很有力量!”这是9月5日晚,一群心理咨询师在中德心理研究院同辈督导的一个团体活动场景。  “我们从来没想到可以这样地体验,转换角色感受来访者心情,也情不自禁地‘出演’了真实的自己,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咨询师可不可以拥抱来访者?这一直是心理咨询中让很多咨询师纠结的问题。在此次团体活动的组织者、咨询师小殷看来,咨询师所作的一切行为是否合理、有益,有一个最根本的衡量标准:即是否有利于来访者的“心灵成长”。  在情景设置下,10位咨询师也打开了自己:咨询师邵老师充当来访者讲述母亲要分配家产时不公,和妈妈吵了3个小时的她现在很难过很后悔,“从有记忆开始,我妈从来没抱过我。”咨询师邵贵珍表示,很多咨询师的受训和经验背景是不鼓励甚至不建议肢体接触的,但人的情感是复杂变化而多维度的,作为咨询师,我们不是消耗,而是治愈。
  长江网9月6日讯(记者毛茵)“前几天是父亲生日,看着他日渐衰老的容颜,我突然担心有一天想拥抱时没有机会了……”咨询师蒋学松眼眶红了,另一名咨询师孟雄伟抱住了他,轻声安抚着。
  小蒋数度流泪,动情地说:“拥抱激发了我内心对父亲的感受,真的就像抱着我的父亲。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情绪,咨询师很有力量!”这是9月5日晚,一群心理咨询师在中德心理研究院同辈督导的一个团体活动场景。
  “我们从来没想到可以这样地体验,转换角色感受来访者心情,也情不自禁地‘出演’了真实的自己,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咨询师可不可以拥抱来访者?这一直是心理咨询中让很多咨询师纠结的问题。在此次团体活动的组织者、咨询师小殷看来,咨询师所作的一切行为是否合理、有益,有一个最根本的衡量标准:即是否有利于来访者的“心灵成长”。
  在电影《心灵捕手》中的那位心理医生不正在某个瞬间拥抱了他的病人吗?一个儿童在极度害怕的状态下,得到了咨询师温暖的拥抱,这不是很合人性、同时也一点不违背职业伦理吗?
  在情景设置下,10位咨询师也打开了自己:咨询师邵老师充当来访者讲述母亲要分配家产时不公,和妈妈吵了3个小时的她现在很难过很后悔,“从有记忆开始,我妈从来没抱过我。”咨询师代蕾并没有将思维固着于“抱”的动作,而是问她:你是什么意义上的难过?邵老师在和她的一番对话后,她感觉是“自已抱了抱自己”。
  咨询师小杨作为来访者回忆儿时奶奶在农村带大一群孙辈,经常到塘里洗尿片,双手关节炎红肿变形,老了糊涂时只认得小杨,而她在老人弥留之际却在给学生上课赶不回来……当她接受到咨询师陈精妮的拥抱时,泪如雨下:“脸贴着脸,蹭的感觉仿佛就是奶奶给的,皮肤接触的感觉特别好,想起奶奶抱我的感觉。”
  “我们平时各人面对自己的来访者,彼此很少有这样的交流和了解。我们也从没有这么融入过,这种信任让我们感觉到生命如此交叉融入,太惊喜了!”咨询师贺敏说,没想到每个人都这么“入戏”,通过拥抱激发自己内心的情感,虽然姿势动作不同,但都是真实的情感,这种体验性的感受很难得。
  咨询师刘南雁说,现场活动让大家感动且受启发:每个人都需要情感上的回应,给更多语言上的还是肢体上的并没有模式;情绪一直在那里,就需要有一个契机去表达。咨询师邵贵珍表示,很多咨询师的受训和经验背景是不鼓励甚至不建议肢体接触的,但人的情感是复杂变化而多维度的,作为咨询师,我们不是消耗,而是治愈。我们需要用最合适的方式走近来访者,帮助他们走出心理困境。
  【编辑:姚昊】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