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取了!32岁武汉硕士重新高考要再读8年:我没选错

  已经流传了200多年的‘程氏正骨术’。  今天,硕士毕业4年再战高考的新洲汪集小伙程传坤收到了湖北中医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已经32岁的他将进入该校基础医学院中医学专业本硕连读,学习8年。  高考分数公布,程传坤考了567分。  学校的选择也没太多犹豫,程传坤首选湖北中医药大学。  对照2019年湖北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5+3一体化”专业的录取线,程传坤认为自己被录取的机会较大,慎重起见,他专门电话咨询湖北中医药大学招生办,得到的答复是:“几率很大,但也有风险。”再次谈及自己的这次选择,程传坤平静地说:“我依然坚信我的选择没有错。”  程传坤是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程氏正骨术”第九代传人程声旗的儿子。“程氏正骨术”有200多年历史,其独特的正骨、康复治疗手法远近闻名。  2019年6月29日,周六,已经回到武汉工作的程传坤照例回家,当父亲再次提出必须要给“程氏正骨术”找一个传人时,程传坤最终下定决心:辞职,从医!几天后,他选择了重战高考,报考医学院。她也赞成程传坤将来毕业后去大中型医院工作的想法:“‘程氏正骨术’的传承,可以走培养群体性传承人之路,到大中型医院就业、授课、讲座,不失为增强传承后劲的有效选择。”

  “我是为了传承

  已经流传了200多年的‘程氏正骨术’。”

  还记得我们今年高考报道过的

  新洲汪集小伙程传坤吗

  为了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程氏正骨术”

  这位材料加工工程专业的硕士

  毕业四年后再战高考

  最终圆梦医学院

  被湖北中医药大学录取

  将本硕连读8年

  程传坤展示录取通知书。通讯员程书雄 摄

  今天(9月5日),硕士毕业4年再战高考的新洲汪集小伙程传坤收到了湖北中医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已经32岁的他将进入该校基础医学院中医学(中西医结合5+3一体化)专业本硕连读,学习8年。“终于得偿所愿。”这个为传承非遗文化“程氏正骨术”的大龄考生显得有些激动。

  本硕连读8年到40岁,值吗?

  高考分数公布,程传坤考了567分。“基本反映了我平常的学习水平。”程传坤说,远离高中课本10多年,在一年的备考时间里能取得这一成绩,他不算失望。

  学校的选择也没太多犹豫,程传坤首选湖北中医药大学。但在挑选专业时,他有些困惑:按自己的高考成绩,有希望填报该校本硕连读的“中西医结合5+3一体化”专业,但自己已经32岁了,再读8年,毕业时已经40岁,值吗?

  “当时内心确实纠结。”程传坤说。他同父亲商量的最终结果:要学就学扎实,填报本硕连读!

  对照2019年湖北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5+3一体化”专业的录取线,程传坤认为自己被录取的机会较大,慎重起见,他专门电话咨询湖北中医药大学招生办,得到的答复是:“几率很大,但也有风险。”

  “那就搏一把吧!”父子俩这次想到了一块。

  等待录取的日子,程传坤通过网上查询,得知自己如愿进入湖北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5+3一体化”专业,算是松了一口气,直到拿到录取通知书,“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我坚信我的选择没有错”

  硕士毕业4年后选择再次参加高考,程传坤当时称是“为了传承已经流传了200多年的非遗文化‘程氏正骨术’ ”。再次谈及自己的这次选择,程传坤平静地说:“我依然坚信我的选择没有错。”

  程传坤跟随父亲程声旗观摩学习。通讯员程书雄 摄

  程传坤是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程氏正骨术”第九代传人程声旗的儿子。“程氏正骨术”有200多年历史,其独特的正骨、康复治疗手法远近闻名。

  近几年,年近六旬的程声旗一直在为“程氏正骨术”物色第十代传人,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如愿。

  “第一次高考填报志愿时,父亲就劝我报考医学院,将来传承‘程氏正骨术’。”程传坤说,“但那时我选择了更容易就业的材料专业。”本科毕业后,2013年,程传坤考上山西中北大学的硕士研究生,继续学习材料加工工程。

  硕士毕业后,程传坤到深圳工作。“但每次回家,父亲依然劝说我继承他的衣钵。”2017年,“程氏正骨术”成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这让我第一次对父亲的医术产生了兴趣”。

  随着对父亲医术了解的深入,听到一个个远道而来的患者被治愈的故事,程传坤渐渐转变了对“程氏正骨术”的看法:“它不仅仅是一门谋生的手艺,更是能造福群众的一项事业。”

  2019年6月29日,周六,已经回到武汉工作的程传坤照例回家,当父亲再次提出必须要给“程氏正骨术”找一个传人时,程传坤最终下定决心:辞职,从医!几天后,他选择了重战高考,报考医学院。

  “传承非遗文化不能仅算经济账”

  2020年7月8日,程传坤在高考考点门前留影。程书雄 摄

  高考结束后,程传坤就一直在父亲的诊所里观摩学习,给父亲当下手。

  很多人认为他的做法“不划算”。甚至有人替他算了一笔账:复读加上上大学,一共9年时间,光经济损失至少在100万元以上,如果再加上这9年人生成长的黄金时间,程传坤的损失可能难以估计。

  但程传坤说:“传承非遗文化不能仅算经济账,我觉得这也是我人生航向的一次调整,其社会效益远大于经济效益。”

  程传坤的父亲程声旗说:“让儿子当传承人,就是希望能够把‘程氏正骨术’发扬光大,造福更多群众。”

  对将来毕业后的去向,程传坤直言:“传承‘程氏正骨术’并不意味着必须呆在父亲身边,我更愿意进一家大中型医院就业。”

  武汉市非遗文化保护方面的专家、新洲区文化馆副馆长占霜若为程传坤的行为点赞:“从保护和传承非遗文化的角度而言,每一个非遗项目都应尽一切可能培养合适传人。但一些非遗项目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人继承的现象,也并非鲜见。程传坤付出巨大牺牲,勇于传承非遗文化,体现了新时代青年人的担当。”她也赞成程传坤将来毕业后去大中型医院工作的想法:“‘程氏正骨术’的传承,可以走培养群体性传承人之路,到大中型医院就业、授课、讲座,不失为增强传承后劲的有效选择。”

  长江日报出品 采写:记者李亦中 通讯员程书雄 制作:王戎飞 校对:王蓓

  【编辑:贺方程】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