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战疫”激发学医热,武大、华中科大医学专业投档线双双提高

  长江网9月6日讯 近日,长江网记者从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获悉,两校今年医学专业在全国多数省份的投档位次值均有大幅提升。  今年,武汉大学医学专业在全国29个省份招生计划671人,全部招满,且在全国22个省份的投档位次值相比去年均有大幅提升。  据了解,今年医学专业招生有两大现象,第一是报考人数及高分考生较往年更多。武汉大学口腔医学(八年制)、临床医学(八年制)专业在安徽、福建、贵州等10余个省份招收的学生分数是所有专业中最高的。  华中科技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在天津、吉林、黑龙江等13个省份所有专业中录取分最高。武汉大学医学部招生负责老师宋娟介绍。  宋娟认为,“今年学子们报考医学的热度确实更高,可能是疫情发生激发了年轻人学医的热情,全社会尊医重卫的氛围更浓厚。更多高分考生选择医学专业,这也是一个好的信号,代表着顶尖人才涌入这个行业。”  近日,不少大一新生踏上了大学报到的旅途。他的父亲是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感染科的一名医生,疫情期间在该院发热门诊工作,他的母亲也是该院病理科的一线医生。男生喻凌峰报考的是天津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她的母亲是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妇产科一名医生。

  长江网9月6日讯(记者黄琪 通讯员姜宗显)近日,长江网记者从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获悉,两校今年医学专业在全国多数省份的投档位次值均有大幅提升。

  武汉市第十一中学高三(一)班8名同学报考医学专业,图为学生们和班主任李坤(左四)校园散步。记者黄琪 摄

  今年,武汉大学医学专业在全国29个省份招生计划671人,全部招满,且在全国22个省份的投档位次值相比去年均有大幅提升。

  华中科技大学医学专业在全国31个省份安排了招生计划907人,也都招满,其中28个省份的投档位次值有大幅提升。

  据了解,今年医学专业招生有两大现象,第一是报考人数及高分考生较往年更多。武汉大学口腔医学(八年制)、临床医学(八年制)专业在安徽、福建、贵州等10余个省份招收的学生分数是所有专业中最高的。还有不少学子报考了医学专业但计划有限,被调剂到其他专业。

  华中科技大学临床医学(本硕博贯通培养)专业在天津、吉林、黑龙江等13个省份所有专业中录取分最高。该校临床医学(启明本硕博实验班)专业在湖北录取最高分679分,全省排名258名,该专业在所有招生省份中的录取位次均在1100名以内。

  第二个现象是,越是高分考生,越倾向于选择本硕连读、本硕博连读等长学制专业,“这样将来可以规避考研风险,满足医学生就业的学历要求。”武汉大学医学部招生负责老师宋娟介绍。

  宋娟认为,“今年学子们报考医学的热度确实更高,可能是疫情发生激发了年轻人学医的热情,全社会尊医重卫的氛围更浓厚。更多高分考生选择医学专业,这也是一个好的信号,代表着顶尖人才涌入这个行业。”

  疫情防控期间父母一线奋战

  耳濡目染决定“传承衣钵”

  一个班8人报考医学专业

  近日,不少大一新生踏上了大学报到的旅途。在武汉市第十一中学,今年的毕业班高三(一)班的35位同学中,有8位都报考学医并被顺利录取,最近两天纷纷到各自学校报到。

  多位同学父母都是一线医生

  在这8位同学中,有5位同学的父母是医生,并且疫情防控期间奋战在一线。在家中备考的学子耳濡目染,对“医者仁心”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于是在高考放榜后选择报考医学。

  女生樊意林以664分的高分被华中科技大学临床医学(本硕博贯通培养)专业录取。她的母亲是武汉同济医院妇产科的一名医生。疫情期间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为产妇接生,“母亲告诉我,一次手术中,她的护目镜一个镜片起雾了,同事也有一个镜片起雾了,两个人用两只眼做完了手术。”这件事让樊意林印象深刻。

  女生张可欣被华中科技大学预防医学专业录取。他的父亲是武汉市一家医院的医生,在工作中感染了新冠肺炎。为了不传染家人,父亲单独住一间房间。大年初五,父亲被收治入院,张可欣才松了一口气。后来,越来越多的援汉医疗队赶来,像张可欣父亲这样的病人得到更好的救治。“我当时心里很感激,更加坚定将来要做一名医生。”张可欣说。

  疫情防控期间转变志向决定学医

  该班男生邢李沛沛,以688分的好成绩被清华大学协和医学院临床医学(本硕博连读)专业录取。他的父亲是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感染科的一名医生,疫情期间在该院发热门诊工作,他的母亲也是该院病理科的一线医生。

  以前,虽然父亲一直希望他“传承衣钵”,但他一心想当一名物理教师。经过“武汉战疫”,他眼见父母奋战在战疫最前线,即使心里害怕仍然不曾退缩。邢李沛沛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医生是这样一个职业,当所有人都想躲的时候,他们挺身而出”。

  今年高考,邢李沛沛超常发挥,摘取硚口区理科第一名桂冠,清华大学第一时间伸出橄榄枝。他在专业上有很多选择,但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医学。

  “学医会很苦,但我有心理准备”

  高三(一)班班主任李坤老师说:“今年报考医学的学生超过全班人数五分之一,这一比例大大高于往年,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可以说是时代在召唤。”

  近年来,有医学生调侃,选择学医这条路“投入产出比”低,想要成为大医院的一名临床医生,一般要经过八年以上的学习,并且年轻医生的收入并不高。

  “母亲跟我说过,选择医生这条路会很苦,工作忙压力大,但如果真的热爱这一行,仍会乐此不疲,我有心理准备。”男生喻凌峰报考的是天津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她的母亲是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妇产科一名医生。在母亲的影响下,他很早就树立了当医生的理想。“以前只知道当医生辛苦,这次还知道当医生要冒生命危险,这个职业在我心里更神圣了。”经过疫情,更坚定了喻凌峰学医的信念。

  【编辑:张靖】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