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天“快速反应”构建“双循环”,500多岁汉正街重新“快”起来

  长江网讯7天,武汉人白浪数着日子。
  9月5日,安徽订购客户准时收到了第一批秋装。
  从设计到交货以天计算,快速反应能力已成为白浪这样的汉正街服装商户们的“标配”。
  “在有原创设计能力的商家里,我们是发货最快的;在发货最快的商家里,我们产品质量是最好的。”作为武汉千百意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白浪这样总结“看家本领”。

  白浪在工作中。 记者 任勇 摄
  近二十余年修炼出的这种“硬核快反”能力,让有着500多年历史的汉正街重新“快”起来。全国乃至全球的信息流、人流、物流、资金流汇聚于此,用最快的速度内外双向流动,以此形成国内国际大循环。
  据汉正街管委会统计,这里已聚集了万余家服装企业,产业规模突破1000亿元。其中,“汉派”时尚秋冬男装占据了全国40%以上的市场份额。
  ■ “快速反应”实力领先,福建老板组团开店
  室外温度直逼35℃,汉正街男装商户聚集的龙腾第一大道却一片繁忙。
  猛斯克男装总经理陶国印忙着理货。今年5月,做服装生意近40年的他,从福建石狮来到汉正街开店。
  “看中的就是汉正街做服装的‘快反’能力,还有武汉辐射广阔的内贸市场。”陶国印说,受到疫情不确定性和外贸订单下滑的影响,今年经销商订货多是小批量、多批次、急订单。汉正街具备的快速反应能力正好切中客户需求。

  鑫伊奴女装员工通过直播带货。 记者任勇 摄
  福建本是中国商务休闲男装“大本营”。近年来,不断有福建老板组团来到汉正街,市场嗅觉敏锐的闽商们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
  已在汉正街开店两年多的福建商人林雨顺介绍, 目前,广东、福建、浙江等地的男装仍采用订货制,周期以“月”计算;而在汉正街,发货以“周”计,经销商可以边销售边观察市场反应,有需求就加单,适应“快时尚”节奏,大大减少客户和生产厂家的资金占用量。
  帝仕平方服饰总经理吴维万同样来自福建。
  “起初,我们是听一些骨干经销商频频提到汉正街,说这里可以在当季快速加单,不用提前三四个月订大量的货。”吴维万说,他受命来武汉“一探虚实”,便在汉正街开了个档口。
  令他吃惊的是,驻扎武汉的6人小分队,仅用半年时间,就完成了公司25%的销量。
  ■ 7天“快速反应”,构建四“流”大循环
  汉正街吸引外地商人的“快速反应”有多快?
  和君咨询合伙人赵阳认为,这比Zara还快7天,在全国全球领先。Zara是“快时尚”发明者,全球有逾2000家门店,能在最快14天时间内将衣服制作完成送往门店,去年排在全球百强品牌第29位。

  鑫伊奴女装总经理周勇。 记者 任勇 摄
  一周内“快反”,汉正街是如何做到的?
  白浪描述了一件“汉派”服装出厂的典型图景——
  无论是在韩国、日本,还是在杭州、广州、北京,汉正街的“买手”们吸收着全球当季的潮流灵感。
  在汉正街,大部分驻厂设计师与全球“买手”线上沟通,融合最新潮流的同时,设计出符合订单地域消费特性的服装款式,设计时间不超过两天。
  以汉正街为中心的100公里半径内,黄石、孝感、黄冈、鄂州、咸宁、天门、仙桃、潜江、监利、洪湖、公安等省内城市的30余个汉正街配套产业园区内,4000多家服装生产工厂、数十万产业工人迅速制作出最精巧的服装。两天内,就能把服装小样、大样发给经销商评估。

  商户在店铺看样选样。记者胡蝶 摄
  正式生产同样在两天内完成。“跟单”师傅下厂确认服装质量后,当天就打包、发货。通过湖北四通八达的水陆空运输管道,国内大部分地区能在两天内收到货物。
  “这是一个足够开放、足够闭合的产业链。”武汉大学质量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室主任罗连发认为,汉正街之所以能做到“快反”,正是因为把全国、全球的信息流、人流、物流、资金流串了起来,研发设计在全球,交易贸易在汉正街,生产制造和仓储物流在全省,终端销售又辐射至全国。
  罗连发说,汉正街通过分工协作、资源互补,最大化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形成了跨区域经济循环格局。
  ■ “脑袋放在里面,身躯放在外面”
  服装产业是汉正街新生产交易模式的一个缩影。
  如今,在这块1.67平方公里的热土上,扎根着44家专业市场、 1.8万余户商家、13万常住人口,其中80%是服装商户。

  商户展示新款服装。记者陈亮 摄
  “福建老板来了,这两年杭州、广州的老板也来汉正街开店了,这条街上的南腔北调又多起来了。”51岁的温州商人曹金娒已经在汉正街经营服装24年。
  1996年,他第一次来到武汉。时值6月,正是服装生意的淡季,又是大热天。“汉正街上却人挤人,四川、安徽、江西、湖南、河南等地的人都来这里打货。”曹金娒记忆很深。
  对外开放看深圳,对内搞活看汉正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汉正街成为搞活市场经济的标本。但到了2005年,义乌市场销售额已是汉正街的3倍。

  汉正街市集上大批场内商户在户外直播吸粉。记者陈亮 摄
  进入新世纪,汉正街一直走在“复兴”路上。
  “汉正街要从‘买周边,卖周边’的中间市场向‘买本地、卖周边’的工贸市场转型。”10年前,著名经济学家钟朋荣建言,汉正街要把“脑袋放在里面,身躯放在外面”,商贸带动工业,工业又促进商业,不断循环才有不断的生机。
  近20年,汉正街不断“修炼”:
  把“脑袋”放在里面,强化原创设计,发展电商和跨境交易功能。
  把“身躯”放在外面,将生产、仓储、物流等功能向外剥离,同时做大做强。

  汉正街市集上主播直播带货。记者陈亮 摄
  “脑袋”和“身躯”的协同,让汉正街逐步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快反”特色。研发、设计、打版、生产、展示、销售“六位一体”的服装全产业链在湖北“1+8城市圈”内基本形成。
  全面融入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紧扣“一体化”和“高质量”两个关键词,以汉正街全区域全产业链条为代表的武汉,正强力带动省域和长江经济带经济发展,助力中部崛起。
  ■ “创二代”接棒,盘起“新国货”
  32岁的白浪,自诩为汉正街“创二代”中的“老”人。
  从小睡在衣服堆里,白浪看着父辈们从摆地摊开始,靠着四处打货、薄利多销,在汉正街站稳脚跟。
  “以前我们到福建进货,现在换福建人到汉正街来开店,汉正街不再只是一个交易外壳,而是有了自己的‘里子’。”白浪2015年就高薪聘请设计师,做原创品牌,进驻天猫商城、用抖音带货,还在红安县自建近万平方米的工厂,总车间位超过1300个。去年,白浪的女装产销量突破100万件,全国经销网点超过60个。

  白浪。记者任勇 摄
  更加注重原创设计、更多利用互联网资源,汉正街“创二代”正接棒做实汉正街的“里子”。
  去年,曹金娒的儿子曹克利也入驻汉正街云尚国际时尚中心,开设了自己的品牌店。与父亲专注男士正装不同,30岁出头的曹克利瞄准年轻市场,主打潮牌。每过一段时间,他就去韩国看版、进货,再融合设计成“新国货”。
  上海前滩新兴产业研究院院长何万篷说,工业经济时代,哪里有企业,哪里有就业;服务经济时代,哪里有人群,哪里有产业。年轻人“流”进来,“留”下来,“转”出来,自然人的生活性消费活动就转化为法人的创新创业活动。
  为了强化设计创新驱动,今年8月,汉正街设立“汉派原创设计基地”,已引入30余位版型设计师、100余位原创设计师,帮助汉正街商户发展原创品牌。
  生活新品的策源地、首发地、荟萃地、试验场、竞赛场……去年9月,武汉出台《汉正街复兴总体设计方案》,要将汉正街进一步打造成“买全国、卖全国”“买全球、卖全球”的国内强大市场枢纽和国际性供应链管理服务中心。
  “武汉有强大的国内市场和科教人才资源,在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汉正街有了新的机遇,还要再加大转型,争取再次走在全国前列。”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流通与消费研究所所长董超说。
  按照计划,到“十四五”末,汉正街年交易额要突破3000亿元,跨境电商交易额年增长100%以上。
  去年底,武汉跨境电商服务资源中心在汉正街成立。今年7月,840辆来自汉正街的宠物推车从孝感工厂整柜上车,发往亚马逊位于美国的海外仓。这是汉正街首张跨境电商订单。
  尝到甜头的商户程新国现正着手准备发往海外的第二批货,而白浪则准备着出国看版、进货。(记者蔡木子 吴曈 康鹏)
  【编辑:邓腊秀】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