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纪录片《同心战“疫”》播出第二集《生死阻击》,医护“敢死队”为插管病人争取一线生机

  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在救死扶伤的阵地上,湖北、武汉当地医务工作者和全国驰援医务工作者的英勇事迹和感人故事,展现了医者仁心的崇高精神,谱写了一首首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由中宣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制作的6集大型纪录片《同心战“疫”》,9月3日晚播出第二集《生死阻击》,奏响救死扶伤的英雄交响,唱出阻击病毒的慷慨战歌。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主战场,在医院救死扶伤这个阵地上,湖北、武汉当地医务工作者和全国驰援医务工作者展开生死阻击,奋力保卫湖北人民、武汉人民。  这场阻击战,首先是一场残酷的遭遇战。  27例,这是武汉市卫健委2019年12月31日,首次公布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一个月后,全国范围,这个数字迅速增长了400多倍。  遭遇战、阻击战初期,战斗减员尤为惨烈。  危重症患者往往会呼吸衰竭伴顽固性低氧血症,必须依靠气管插管,才能保住最后一线生机。  战“疫”之中,医生护士抚慰人心、传递乐观,激发出勃勃生机。
  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在救死扶伤的阵地上,湖北、武汉当地医务工作者和全国驰援医务工作者的英勇事迹和感人故事,展现了医者仁心的崇高精神,谱写了一首首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由中宣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制作的6集大型纪录片《同心战“疫”》,9月3日晚播出第二集《生死阻击》,奏响救死扶伤的英雄交响,唱出阻击病毒的慷慨战歌。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主战场,在医院救死扶伤这个阵地上,湖北、武汉当地医务工作者和全国驰援医务工作者展开生死阻击,奋力保卫湖北人民、武汉人民。
  出征
  一场遭遇战

  这场阻击战,首先是一场残酷的遭遇战。
  27例,这是武汉市卫健委2019年12月31日,首次公布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一个月后,全国范围,这个数字迅速增长了400多倍。其中绝大部分集中在湖北、武汉。
  武汉市肺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胡明接到了救治任务。他所在的武汉市肺科医院是最早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两家定点医院之一。那时候,还没有“新冠肺炎”这个名称,救治也只能从零开始摸索。
  越来越多的医务人员遭受到新冠病毒侵袭。作为最早一批接触新冠肺炎患者的医生,胡明经常接到同行电话,咨询诊疗方法。而这一次,见惯生死的他,掉眼泪了。
  遭遇战、阻击战初期,战斗减员尤为惨烈。在湖北、武汉,3000余名本地医务工作者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多位以身殉职。
  增援
  空前硬仗,生死阻击



  这是一场开始阶段弹药不足的空前硬仗,这是一次从头至尾没有退路的生死阻击。
  针对前线兵力不足、弹药紧缺的局面,1月25日,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强调,“要尽快充实医疗救治队伍力量”;在2月3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他再次强调,“坚决把救治资源和防护资源集中到抗击疫情第一线,优先满足一线医护人员和救治病人需要”。
  增援,从全国而来。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全国330多支医疗队、42000多名医务人员,踏上奔赴湖北和武汉的征程。
  紧急征调或赶制出来的医用口罩、防护服、试剂盒、呼吸机等物资一批批运抵。
  专业力量一批批向这里汇聚。驰援的队伍中,有19000多人来自重症专业。他们成建制地投入战斗,与武汉本地医务人员协同攻坚。
  战斗
  与病毒最近距离的较量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有一支急救插管小分队,有人叫他们“敢死队”。
  插管,意味着打开新冠肺炎患者的气道,与病毒在最接近的距离展开最直接的较量。
  危重症患者往往会呼吸衰竭伴顽固性低氧血症,必须依靠气管插管,才能保住最后一线生机。
  没有特效药是不是就意味着死亡?多学科的医护人员付出巨大努力,试图为病人赢得恢复时间,让他们有机会靠自身的免疫力战胜病毒,获得生的希望。
  9.84天,这是国家卫健委统计的新冠肺炎重症病例在这个阶段从发病到住院的平均天数。很多病人由于未得到及时救治,在等待中由轻症变为重症。必须尽快破解“收治难”。
  方舱
  从“人等床”到“床等人”



  紧迫形势下,各方面奋力把医疗资源向武汉集中。新建、改建、扩建医院、病区,千方百计增加床位供给,争分夺秒、一刻不停。打阻击战,需要中国速度!
  十多天时间,火神山、雷神山两座医院从无到有,拔地而起;一个到五个,这是金银潭医院ICU重症监护室的快速扩展;不停歇的48小时,这是同济医院为增加床位而展开的昼夜奋战。
  床位的供给在快速增加,而救治需求仍在暴涨……
  习近平总书记针对“战场”形势,提出明确要求:“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坚决控制源头、切断传播途径。
  武汉,这座屹立于大江之滨的英雄城市,万众一心战疫情,越是艰险越向前。
  13436例,这是2月12日武汉市新增新冠肺炎病例数字,是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点。建方舱,迅速扩充收治容量,刻不容缓!
  “方舱医院”通过简单的场所改动,最迅速地扩大收治容量。


  2月3日,武汉开始连夜抢建首批3座“方舱医院”。2月5日晚,正式启用。短短10多天内,16座“方舱医院”建成,共有1.4万余张床位;定点医院也由最初的2家增加到86家。储备床位超过了3万张。35天,12000多名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先后进入“方舱医院”,得到及时治疗。
  从“人等床”到“床等人”,局势一举逆转。
  胶着对垒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紧紧扭住社区防控和患者救治这“两个关键”。
  武汉逐步形成定点医院救治重症患者,“方舱医院”治疗轻症患者,基层社区排查确诊、疑似、发热和密切接触者“四类人员”的三级分层分级防护体系。
  这是诞生于战“疫”最前沿的中国方案。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认为,中国展现了出色的领导组织、动员执行能力,为世界防疫树立了典范。
  阻击战战至深处,局面发生悄然转变。
  “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应隔尽隔”,层层落实中央部署。主战场上的阻击战,逐渐挺过了最难的阶段。
  策略
  47天推出七版诊疗方案



  3月3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其中,首次增加了“病理改变”描述。
  从1月16日到3月3日,47天时间里,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推出了七版。方案一次次更新迭代。随着对病毒的了解越来越深入,新药物、新疗法、新成果等均被及时纳入。
  这是一场不断积累经验、形成中国方案的战“疫”。
  曾在非典、甲型H1N1流感、H7N9禽流感等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冲到“最前线”的专家们,又一次挺身而出,既肩负国家医疗救治专家的指导任务,又始终坚守在临床治疗一线。
  年逾古稀的张伯礼院士倡导中西医结合防治。中医,深度介入了新冠肺炎治疗。从第三版诊疗方案开始,中医作为治疗的专门一项单列,此后每一版均有更新。在湖北,新冠肺炎确诊病人的治疗中,中医药参与率超过75%。在治愈出院的确诊患者中,大多数使用了中医药。
  希望
  武汉一天天好起来



  在度过了最难阶段后,从2月下旬到3月中旬,武汉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逐渐回落,直到3月18日实现“清零”。
  杏林春暖,济世为怀。
  救治,对于医者来说,还有另一层涵义。
  战“疫”之中,医生护士抚慰人心、传递乐观,激发出勃勃生机。
  进方舱之前,有猜测、也有质疑。使之消弭的,正是这里发生的一切。安抚、激励亦是救治之道。防护服上的文字、医院里的图画,传达着面对生死的人生态度、共克时艰的人间真情。
  同饮一江水,携手战疫情。
  患者一天天好起来,整个城市都在一天天好起来。
  4月26日,武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战“疫”之中,累积治愈率不断攀升,到4月底超过92%;新增病亡数经历了最初的惨痛局面后,呈逐步下降趋势,直到为零。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整体部署,尽锐出战、八方支援的举国合力,科学防治、精准施策的坚定实践,医者仁心、医患同心的艰苦搏斗,是中国新冠肺炎患者病亡率较低的综合成因。
  艰苦的阻击战,在武汉、在湖北其他地市州、在全国展开,一路惊心动魄,一路勇往直前。
  (文图均据央视 记者李玉莹 整合)
  【编辑:戴容】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