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制度理论研究中心主任徐斌:马克思主义没有过时 “活”得很好正值盛年|求知

  长江日报记者周劼

  习近平总书记在《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这篇重要文章中,针对有些人认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过时了,《资本论》过时了”的观点,斩钉截铁地回答:“这个论断是武断的,也是错误的。”

  马克思主义“过时论”为什么是武断且错误的?如何认清“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如何理解无论从理论本身还是从实践发展看,马克思主义都具有强大解释力和旺盛生命力?长江日报“求知”专访了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制度理论研究中心主任、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徐斌。

  给马克思主义贴“过时论”标签,实质上不是否定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是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

  求知:在您看来,今天一些人为什么会产生马克思主义过时了的观点?

  徐斌:马克思主义是指明人类社会发展方向的具有世界影响的理论学说,由于其世界范围的社会影响和关乎人类命运的论断,所以备受关注,在它产生后的170多年来,也是被评论最多的理论。在这些评论中,既有向往人类美好未来的人们的推崇、支持和捍卫、发展,也有各种曲解、肢解、误解的思潮,由此不断出现“马克思主义失败了”“过时了”“没用了”的论调,甚至今天仍然存在马克思主义过时论。

  马克思主义“过时论”的结论显然是机械的、草率的。从对马克思主义本身的理论认识看,这个观点是用马克思恩格斯在某种语境下的具体论断当作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或精神实质、核心要义,而忽视了马克思主义的根本立场、观点和方法。他们急于对马克思主义贴上“过时论”的标签,实质上,不是否定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是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

  求知:当下的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和历史上的诸多“过时论”有什么不同?

  徐斌:1848年《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从那时起,在马克思主义发展过程中,总是伴随着“过时论”的论调。特别是在资本主义发展看似充满生机的时期或者在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时期,马克思主义“过时论”总会“适时”出现。

  比如19世纪90年代初,伯恩施坦根据资本主义利用第二次产业革命机会获得快速发展的新情况、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表面让步的新手段,认定马克思主义过时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不适用了。在伯恩施坦否定马克思主义的100年后,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再度沉渣泛起。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遇到极大的困难和挫折,弗拉西斯·福山等人认为,社会主义失败了,马克思主义过时了,资本主义终结了人类社会形态。

  这两次否定马克思主义的论调是两种典型形式。当下的“过时论”和它们有一定区别。从产生的时代背景看,前两次分别是在资本主义发展高涨时期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时期出现的,而当下的“过时论”则是在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焕发出生机和活力状况下出现的;从产生的目的和后果看,前两次是通过否定马克思主义,颂扬和维护资本主义制度,当下的“过时论”则是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对立起来,使之失去根本的思想来源和发展的指导思想。

  马克思主义“过时论”有一个总体的思维逻辑,就是形而上学思维方式

  求知:马克思主义“过时论”这种错误观点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徐斌: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在一定的时代背景下都会出现,但它的表现形式不同。今天“过时论”主要表现为:

  一、时间维度的过时论。它认为,马克思主义产生于自由资本主义时代,社会还处于机器大工业时期,其“理论打着维多利亚时代资本主义的烙印”。但现在是信息社会、数字化时代,社会生产方式、人们交往方式、历史时代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以旧时代为社会条件和历史背景的马克思主义自然就过时了。

  二、实用维度的过时论。它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阶级斗争理论,强调无产阶级要通过暴力革命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如果说在阶级对立、阶级斗争明显的时候还有用的话,那么,随着全球化推进,工人福利的改善,赤裸裸的剥削消失了,阶级矛盾缓和了,阶级概念模糊了,人们之间只有财富的多少、阶层的差别,而没有阶级对立了。所以,马克思主义没用了、过时了。

  三、实践维度的过时论。它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典型形式,它的建设成就证明了自身的合理性,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和马克思恩格斯当年的论断是不同的,所以马克思主义过时了。

  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尽管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但它们有一个总体的思维逻辑,就是形而上学思维方式。它们混淆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个别论断的关系,把具有针对性、实用性的个别论断当作一般性的观点;把马克思主义看做僵死的、封闭理论体系,而不是随社会发展而创新发展的学说,没有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看做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

  求知:马克思主义过时论为什么是“武断且错误的”?

  徐斌:习近平总书记说,马克思的思想理论源于那个时代又超越了那个时代,从《共产党宣言》发表到今天,马克思主义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来说仍然是完全正确的。而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也有各种各样论调宣称马克思主义过时了,否定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的真理性。他们的论断往往是武断且错误的。

  “过时论”从判断方式看,是主观武断的,不尊重客观事实,否定历史过程。从论断本身看,“过时论”是错误的。从本体论上看,割裂一般和特殊、本质和表象之间的关系。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价值性和存在的根据在于其根本立场、观点和方法,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般本质,“过时论”只看到了具体观点、个别论断,忽视了一般结论和普遍本质。从历史观看,“过时论”把历史事实、历史现象看做凝固的、僵死的、不变的,而不是历史的、发展的,从而得出形而上学的错误结论。从认识论上看,割裂了理论和实践的辩证关系,把马克思主义看做僵死的教条,一成不变的学说,而不是活生生的理论、行动指南。

  马克思主义已经170多岁了,它不仅“活”着,而且活得很好,正值盛年

  求知:证明当下马克思主义“活”着,且活得很好的指征有哪些?

  徐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马克思主义是活的理论,不是僵死的教条,它本质上永远是当代的。马克思主义已经170多岁了,它不仅“活”着,而且活得很好,正值盛年,其主要指征有:

  一是科学社会主义充满生机和活力。上个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陷入困境,但中国始终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原则和方向,并根据中国实际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40多年来,中国改革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功,我们创立了中国理论、形成了中国道路、确立了中国制度,这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新时代的中国焕发出生机和活力,而且不断彰显出更强的生命力。

  二是马克思主义处于不断发展和创新过程中。马克思主义的活力与魅力表现在实践中的创造性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带领中国共产党人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强起来的新时代,不断用新思想、新观念、新方法推动中国改革发展,在实践中创立了21世纪马克思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新境界。

  三是资本主义正向马克思主义指明的方向发展。“过时论”认为资本主义的稳定性和生命力否定了马克思主义,恰恰相反,它反而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资本主义的变革的成果正是马克思主义的成就,正是对马克思批判的警醒,资产阶级不断改革统治方式,实行福利制度等,使资本主义向马克思指明的方向发展。

  求知:是怎样的特质让马克思主义经受了一次次历史的考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实践为马克思主义注入了怎样的生命力?

  徐斌:一种理论、学说总是在理论审视和实践检验中确证其现实性和力量。马克思主义在其产生和传播的历史中不断经受理论和实践的考验,在一次次的考验和挑战中得到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越来越强大,与它自身的特质是分不开的。一是科学性。马克思主义揭示了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自身存在和发展规律,是能够科学地解释世界的理论,它对未来社会的构想不是主观的美好想象,而是对社会发展必然趋势科学分析的结果,这是它经受考验的理论基础。二是价值性。马克思主义具有鲜明的人民立场和维护发展人民利益的根本宗旨,所以马克思主义能得到人民群众的尊崇和拥护,变为人民群众改造世界的力量。这是它经受考验的主体力量。三是革命性。马克思主义本质上是批判的、革命的,既有对旧理论、旧世界的批判和革命,也有自我批判、自我革命。正是在自我革命中,它不断获得创新发展的动力,保持青春活力。这是它经受考验的精神品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形式,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和发展的成就为马克思主义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和活力。创新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的活力之源,始终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是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的根本动力,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改革发展中,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在面对新问题、解决新矛盾中,不断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激发了社会主义发展的活力,以社会主义实践成就赋予马克思主义新的生命力,彰显了马克思主义真理性的力量;我们始终把人民需要和社会发展不足之间的矛盾作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从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我们党的奋斗目标,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理论和人民价值立场。

  【编辑:姚昊】

 

评论

标题:
正文:
验证码: